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支教母亲文雅与水根电子文 ,霍桑探案集全六册下载

    来源:衡水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3-28 20:02

    撰文 | 行军长史 编辑 | 简佳 编者按: 城市之间的竞争力,经济向来是重要的衡量指标之一。 第四次经济普查以及GDP统一核算下,各省及各地市陆续公布2019年成绩单,陕西省及各地市2019年GDP数据也随之曝出。新的GDP排名,公众再次窥见陕西各大城市真实家底,有的城市傲视领跑,有的城市惊喜突围,有的城市再次跌落。 作为地方专业财经观察者,关于GDP的分析,金融棒棒糖想做点特别的,也是自身专长的,希望从城市观察角度,通过大量详实可视化的定量经济数据,来透视各城市背后的经济成色。鉴于2019年的排名,我们选择了5座有代表性的城市,即将迈入万亿俱乐部的西安,连续13年扮演亚军的榆林,跌落的咸阳,进击的宝鸡,惊喜的安康。 正文: 如何最简单地判断一个城市的省内地位,车牌号就够了。 1986年,中国汽车牌号进入第5代,“省域”名第1次出现在牌照上。到了各省,大家约定俗成地将“ABCD”和“1234大”对应了起来。例如,陕B给了铜川,是因为当时铜川因煤炭工业催动的整体实力仅次于西安,陕C给宝鸡亦证明其在转轨时期GDP居省内第3。 第5代牌照应用没几年,“排名大战”即告启动,先是咸阳崛起,后来是榆林崛起,陕D和陕K轮番超越陕C。鉴于陕K的规模已牢牢稳定在4000亿元,竞争只剩“探花之争”? 但谁有没有想到,在“最困难”的2019年,宝鸡居然超越了咸阳,这一天距其被咸阳超过的1991年,足足过了28年! 01 反超32亿 工业占比有悬机 1991年:宝鸡GDP为50.45亿元,咸阳GDP为51.25亿元,反超额0.2亿元。 2019年:宝鸡GDP为2227.25亿元,咸阳GDP为2195.33亿元,反超额为31.92亿元。 在本次反超之前,金融棒棒糖即观察到三季报预警,并刊发《被宝鸡“拿下” 咸阳真要沦为“省内老四”?》一文,发觉两城逆转的关键在于工业。当时我们制作图例如下: 大家可以看到,第二产业增加值一项,咸阳曾经在2011年至2016年间连续超越宝鸡,2017年开始宝鸡在增加值方面首超咸阳,也许正是工业方面的逆转,导致了整体位次的变化。但从占比上看,宝鸡工业的占比在过去10多年间,始终是压过咸阳的。 2009年:宝鸡GDP为806.56亿元,第二产业增加值491.12亿元,占比60.9%。 2010年:宝鸡GDP为976.09亿元,第二产业增加值614.42亿元,占比62.9%。 2018年:宝鸡GDP为2265.16亿元,第二产业增加值1434.07亿元,占比63.3%。 如果结合2019年8月“奋力追赶超越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”宝鸡专场新闻发布会的相关信息可知,宝鸡全市工业企业已达6200余家,规上总产值3000亿元,年均增长14.7%,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为47%。 至此结论清晰可见,宝鸡最大的秘密依然是“工业重镇”。事实上,即使榆林已经带上“中国科威特”的帽子,其第二产业占比还比宝鸡低了0.5%。 ▲图:宝钛生产的大型设备 在行军长史记忆中,从上世纪90年代至今,宝鸡先后诞生了宝鸡烟厂、宝鸡啤酒、西凤酒、长岭集团、中铁宝桥、陕汽、法士特、汉德车桥、秦川发展、东岭集团等知名企业。截至目前,宝鸡的上市公司数量达到5家,在全省依然位居第二,凯撒旅游(000796,股吧)(000796)、秦川机床(000837,股吧)(000837)、烽火电子(000561,股吧)(000561)、宝钛股份(600456,股吧)(600456)、宝光股份(600379,股吧)(600379)中,有4家都属于工业企业,分属于机械设备、信息通信、有色金属、电气设备行当。 宝鸡市长惠进才的2020新年致辞也佐证了宝鸡的工业实力。 他说到,过去这一年,重载军用卡车、旋翼机等诸多“宝鸡造”亮相70年国庆阅兵,一系列关键材料、关键零部件、关键设备扬名中外,钛产业列入首批国家产业集群发展工程,陕汽商用车生产基地顺利投产,全市汽车产业产值超过600亿元,每150秒就有一台汽车下线,西凤酒生产增长了39.2%,传感器、轨道交通、石油装备等产业集群化水平进一步提升,“装备中国、走向世界”迈出了新步伐。 02 增速下跌 十年三产仅增1个点 28年来的首次超越,看上去的确不错,但对于宝鸡来说却是喜中有忧,其2227.25亿元的GDP,甚至还略低于去年同期。如下图所示,其增速从2012年的15.4%高位逐渐放缓,2019年只录得3.5%。或许,在耗时28年的超越之后,宝鸡需要的更多是思考。 金融棒棒糖从大量数据中发现一个小细节,即过去10年间,宝鸡第三产业的占比仅仅微增了1个点。 2009年:宝鸡第三产业增加值230.26亿元,三次产业结构比为10.6:60.9:28.5。 2010年:宝鸡第三产业增加值257.47亿元,三次产业结构比为10.7:62.9:26.4。 2018年:宝鸡第三产业增加值667.70亿元,三次产业结构比为7.2:63.3:29.5。 也就是说,除了第一产业占比略有下降之外,第二、第三产业基本保持平衡,尤其是近10年来,宝鸡的第三产业占比只提升了1个点,仅为29.5%,这一数字不仅远低于西安,也低于全省水平。 工业城市一定要第三产业强吗?我们看看榆林,在2009年的时候,其第三产业增加值371.44亿元,三次产业结构比为5.4:66.1:28.5,应该说和宝鸡处于类似的情形,尤其第三产业占比完全一致。然而到了2018年,榆林第三产业增加值1199.97亿元,三次产业结构比为6.0:62.8:31.2。其第三产业占比提升了2.7个点,如果考虑到2008年榆林三次产业结构为6.5:78.7:14.8,这一增幅会更加可观。 我们想说“增速放缓”的原因很多,内外均有,但在消费拉动的预期之下,宝鸡服务业占比10年几无变化可以视为一个短板。 03 33.21亿元 “R&D强度”5年领先 作为陕西的工业重镇,宝鸡还有哪些值得期待?金融棒棒糖发现一个数据,可能很重要——“研究与试验发展(R&D)经费”。我们注意到一张图。 大家会说,这没多少钱啊?也许这需要金融棒棒糖来解释: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相关解释,R&D是指为增加知识存量而作的基础研究、应用研究和试验发展。但R&D活动“并不等于”科技活动或创新活动。 例如,在研发飞机样机的过程中,对气流中的压强条件和固体颗粒的浮力研究属于基础研究,为研制样机对所需的空气动力学数据进行研究属于应用研究,进行风洞试验以及制作第一台样机外壳属于试验发展,至此发生的活动均属于R&D活动。但为批量生产飞机所进行的“工程设计、试生产”等活动则属于R&D成果应用,不再属于R&D活动。 用最简单的话说,“科研成果的转化、产业化、技术改造、产品升级等均属于创新的范畴,不属于R&D”。这样一来,读者应该清楚了R&D“重要的初始作用”。同时,如果换成“投入强度”这个指标,则可以看出更重要的差距:其1.47%的强度不但是省内第2,比第3名(咸阳)高出近50%,是排名最后的商洛市的44倍。要知道,对工业企业来说,近几年“技改”可是一个大投入。 ▲图:秦川机床生产的YKZ7230数控蜗杆砂轮磨齿机 在现实生活中,除了政府端的研发投入,宝鸡大量“企业端”正在发力。如峰火电子(000561)在2017年就投入研发1.53 亿元,同比增长13.57%,占营业收入的12.56%。 研发投入在推动企业端成长之时,也让“宝鸡制作”在招商引资方面获得动力。有数据显示,宝鸡2019年高技术制造业投资额增长77.9%,其中航空、航天器及设备制造增长5.12倍,计算机及办公设备制造增长4.96倍,医疗仪器设备及仪器仪表领域增长1.8倍,医药制造领域增长1.25倍。 站在预期的角度,副省长、宝鸡市委书记徐启方在2017年就提到宝鸡是一座“创新之城、智慧之城”。2020年最新讲话提到“不断做大做强传感器、轨道交通、钛及钛合金等优势产业,推动转型升级”。行军长史判断,这无疑是对于宝鸡自身经济发展的长效助推,也为宝鸡转型发展埋下了重要伏笔。 当然,我们也需要介绍,2016年中国R&D经费投入强度为2.11%,从OECD的35个成员国R&D经费投入强度看,介于列第12位的法国(2.25%)和第13位冰岛(2.10%)之间。站在这个角度,宝鸡还需要继续努力。 04 制造与东望 决定宝鸡下一站 分析至此,行军长史想通过两个标志性事件,说说我们的期待。 1:以“陕汽回归”蔡家坡代表的“制造业加注”。 1月17日,金融棒棒糖发文《15亿加注蔡家坡,陕汽预谋“另创核心”?》,是因为我们注意到2019年12月,陕汽全系列商用车于蔡家坡商用车基地正式宣告投产下线。陕汽商用车公司主体为独立法人,注册资金19.83亿元,陕汽集团占股56.68%,拥有绝对控股权。相比位于西安高陵区以“重卡”为主的基地,陕汽商用车由此加速多元化。 作为从蔡家坡走出来陕汽集团,重回蔡家坡可绝不只是情怀。其间既有着“再造陕汽”的大手笔,也是对宝鸡“工业振兴”的积极助力。 从差异化优势上讲,我们判断工业依然是宝鸡下一步主要的抓手。例如2019年“宝鸡·长三角地区项目合作恳谈会”上,宝鸡的招商重点始终是现代工业,50多个推介项目中电子信息、航空航天、汽车及零部件、生物医药、钛及新材料等扮演了主角,顺利签约项目16个,签约总金额112.9亿元。 2:以提出“西宝一体化”代表的“大关中战略”。 2019年初,《宝鸡市轨道交通产业(2019-2025)发展规划》中,首次提出突破“西咸一体化”经济圈,创新“西宝一体化”。尽管官方尚未有正式表态,尽管《规划》的侧重点是基于“轨道交通装备工业总产值达1000亿元”的产业目标,但“一体化”一经提出,马上激发大量探讨。 与此同时,西安和宝鸡的“联结器”正在快速强化,除了西宝高铁这一“一日同城”的大杀器,西安至法门寺“城际铁路”走完全部前期手续,西安市规划的“六环十二射”里,宝鸡“东大门”的扶风囊括其中。消息一出,扶风当地已开始关注当地“会不会成为陕西版的东莞昆山”。 面对此景,行军长史想说:尽管官方尚未最终定调,但站在全省一盘棋的角度,宝鸡“快速入群”,已经是一个值得探讨的大问题。 结语: 28年来的首次超越咸阳,对于宝鸡而言,这绝对是个好事情,于全省而言,城市之间的良性竞争,亦有利于推进相互合作。当然,对于宝鸡来说,产业转型也非朝夕之功,如西成高铁有没有造成虹吸效果,如国企占比高有没有导致“年轻人流失”,这些都是需要重视的问题。 但宝鸡坚持实体经济,做强做优制造业,积极探索与“大西安”的良性分工,都让我们对宝鸡的高质量发展,多了一份信心。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西安金融棒棒糖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 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 文章来源:http://news.hexun.com/2020-02-27/200433873.html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支教母亲文雅与水根电子文 ,霍桑探案集全六册下载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