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羡羡坐在双璧中间 ,花怜生子难产

    来源:株洲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2 02:42

    纪强老师的《我的十六年》,是用保定普通大众的视角回忆保定,审视保定,书中记述的平民百姓不仅仅只是眼光短浅、斤斤计较,唯唯诺诺、悲悲戚戚,在我们耳熟目详的日常生活中同样也蕴含着聪明睿智,彰显着勇气和担当,表现出创造生活热爱生活和追求美好未来的朴实愿望。 我从来没看到过一部二十多万字的纪实,能把保定的生活写的这么透,这么灵。纪强老师最大的能耐,把保定的烟火气写绝了,纪老师最大的才能,记忆力惊人,年幼持家,从四岁到二十岁,市井中的保定,平民眼里的保定。 时光倒流30年,基本上全市每一个街道社区都有好多家粮店。计划经济年代吃粮定量,粮食凭本凭票、划片定点供应,老百姓过日子,每月至少要光顾粮店一次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些粮店与其说是商店,不如说是一处机构。过去基本上所有的票证——粮票、油票、布票等等都是由粮店发送给居民的。 粮店是最讲信誉、最规矩的地方,一间孤零零的百十平米的小粮店,永远再不会像曾经吸引路人的目光。但要是在经过粮店的时候稍稍留意,就仿佛一下子闯进了30年前的场景。于是不得不承认,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。 双彩街粮店我们街道指定买粮食的地方。这家粮店座南朝北,有三间平房,中间大东西两边的小。中间的大屋里并排摆放着五六个长方形木制大盒子,里面分别盛着白面、玉米面等各种粮食,每两个盒子之间,架一个台秤。屋里的东北角堆置着两个装食用油的大铁捅,上面放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打油提子。东屋是储存库房,西屋临街有个买粮开票的小木窗口。 ▲西关大街粮油食品店,当年一提在粮食系统工作,全家光荣,当年青春年少。 每家发一个粮本,每人每月的粮食定量是按照其年龄和工作的工种来确定。家里我父亲的定量最高,他是木匠工种,每月供45斤粮食。除了过年过节,粮店供应的主要是玉米面和白面粉,比例是70%的粗粮(玉米面),30%的细粮(白面粉)。食用油每人每月定量一直是二两,"刘子厚,厚子刘,保定一个月二两油!"在保定市流传了十几年。刘子厚是当时的河北省省长。 小学的时候,在开票的窗口我扒窗垫脚把粮本递进去,报上要买的品种和数量。而后听到里面传来算盘的“劈啦!啪啦!” 的响声 ,不几下子就把钱数给报了出来。粮油执行的是国家统一价格,面粉每斤1角8分1,玉米面1角1分6,小米1角1分3,大米2角,花生油8角4分。轮到被叫名,连忙挣开面口袋,套住出粮的铁筒口,售货员在往下倒粮食时,总是叮嘱我一句:"抓住了!"。肩背十几斤的粮食,手拎打满油的油瓶往家走,途中会停下脚步,换几次肩,倒几次手。 也有积极主动去粮店的时候。每年夏天,囯家在食用油指标内给每人每月调剂一二两的麻酱。拿个碗到粮店去打麻酱,回家的途中,双手捧着盛有麻酱的碗,阵阵芝麻油香味扑面而来,让我情不自禁。当时人们肚里缺少油水,尤其是孩子,只要一闻到油香的香味就会嘴谗,在心里数好路上电线杆子的根数,每走到一个电线杆子我就用舌尖舔一次碗里的麻酱,然后含在嘴里,一点一点的慢慢地享受。进家前晃摆几下碗,让麻酱的表面浮平,以防家人察觉。类似这种小把戏,我们街上不仅是我一个人会做的,恐怕生活在哪个年代的孩子们对这个小把戏一定也不会陌生的。 当时人们需要排队的事情很多,尤其是买东西,买粮食要排队,买菜买肉要排队,买煤要排队······ 。有的时候吃水还要担着水桶到自来水管前去排队。 ▲近处瞅瞅,数一数,南大街,石柱街,琅瑚街,市府前街,西关大街。 一年里粮店最热闹的时候是卖山药,人们半夜就去排队。市民买山药占用粮本中的粗粮指标,六斤山药折合一斤粮食,价钱还便宜,每斤2分6。 粮店的门一开,人们蜂拥而至,把开票的小窗口围的水泄不通。交了钱开了票,大家又蜂拥而至到粮店的门前,团团围住堆积如山的山药。卖山药用的秤是地秤,上面放着一个大笸箩,售货员用铁叉子往里面铲山药。每到这时,粮店的前面是一片的小竹车、小拉车和自行车,经常造成这一段路的拥堵,行人和车辆难以通行。抬眼望去,满大街的都是用口袋背、自行车驮、小车拉山药的人,人们熙熙攘攘,每个人的脸上露出喜悦之情,大有打土豪分山药的味道。 当时山药是一种好吃食,生着熟吃又脆又甜,熟了吃不仅又甜又香,有的还特别面乎,人们都喜欢。山药的做法很多,煮山药和溜山药,与玉米面一起熬山药面粥,人们最爱吃的是烤山药;还有就是把生的山药竖着切成一块一块的,凉晒十几天后,嚼起来和牛筋干似的,常作孩子们的零食吃;生山药横着切成一段一小段的横块,晒干后,溜山药干吃;把山药干碾成粉,用开水冲团粉面粥喝,如果加把红糖那可是再好不过的好吃法了。 西关石桥东侧的路北是西关食堂,早晨经常限量卖不要粮票的玉米面饼子,两分钱一个。冬天,小学教室里取暖用煤球炉子,只要轮到我值班生火,天不亮先赶到西关食堂,摸黑买上五个玉米面饼子,趁着热吃上一个,剩余的放进书包里,中午一家人有饭吃。 我还让人捎买过烧饼。铁路客车上的餐厅向旅客卖不要粮票的发面椒盐烧饼,五分钱一个,很好吃。家住双井胡同一个姓王的同班同学,他有个哥哥在铁路上工作,我经常把钱给姓王的同学,让他哥哥给捎买回几个椒盐的烧饼。 城里很多家庭,口粮是不富余的,尤其男孩子多的家庭。初中一年级的时候,在麦收时季,和家的老大和老二在街上挑头组织孩子们到郊区农村去捡麦子穗,我积极报了名。凌晨三四点,我们五六个孩子骑着自行车赶往东南郊的飞机场,路是和家老大“老亡命”在前面给领的。 天没有大亮,在一片农民已经收割过的麦子地里我们四处散开,每人拿一面口袋,借着星光捡散落在地里的麦穗。没捡多长时间,我心里就后悔了,麦子地里很干净,费了很大劲也捡不到几粒饱满的麦穂。还有就是捡麦子的时候,心里不踏实,大家心里慌里慌张,不住地抬起头四下张望,害怕被当地的农民发觉。第二天,再也沒有人嚷嚷的去捡麦子了。 父母离婚后,我的户口一直在母亲手上,在家中我是个小黑人,凭本凭票的商品供应没有份。三个男人吃两份定量粮食,每年得到黑市场偷着去买几次高价粮,以补口粮不足。买高价粮时看经济状况,钱余时买小麦,钱紧时买玉米、小米或高粱米。 前几年,怕我年幼上当受骗,粮食由哥哥到集市上去买,然后我去薛留营村的磨坊去磨面。这家磨坊在东风路上,一间破旧的房子,门前有一棵大树,原来是驴拉磨磨面,现在改成小机器钢磨。磨面时,我站在机器旁边看边等,如果是磨麦子,磨坊主人会给麸子。 去年的夏天,我还用自行车驮着哥哥从黑市买回来的一整袋小麦去了趟东南郊,那里有保定最大的面粉厂“新中国面粉厂 ”。骑自行车走了近半个小时,来到新中国面粉厂的大门,我抬头望去,整个面粉厂是中西合壁式建筑,高大的生产车间楼房显得很宏大和很洋气。通过厂大门洞时,像突然变了一个天地,强大的过堂风骤然呼啸而来,上衣的下摆被吹得漂了起来,浑身丄下吹了我一个透心凉。 扛着一整袋麦子走进面粉车间,先验质量后过秤,开了票据,把小麦倒在传送带旁,然后走到出面的出口处。在磨坊谁的麦子是谁的面,在这里是大家的麦子大家的面,说白了就是麦子换面。十几分钟后,传送带给我送来一整袋机器打包好的白面粉。 这家面粉厂生产的面粉白色度高,像粮店里的八五粉,只是不给麸子。新中国面粉厂的前身叫乾义面粉厂,民国初期由湖北督军、直系大军阀王占元投资建设,工厂由外国设计人员和中国建筑工匠合作建成,面粉机器是从德国进口的。 这个暑假期里,我开始到市区周边的黑市买高价粮。父亲让我买的高价粮除了王米就是小米,有时还买高梁米,买小麦一般要等到春节。说起买麦子,在以后的几年里,我是特别喜欢春节前到集市去买麦子的。要过年了,父亲也大方起来,除了给我买麦子的钱,还会再多给些钱,让我在集上买些猪肉、花生米什么的。 徐水县城离市区六十来里,我曾连续两年去赶那里的集市。大早儿的起床,昨晚己经和保生、小志他们约好,人齐了,便骑自行车出发了。腊月里,路上冷飕飕的,正适合卖力骑车,时间不到九点我们就赶到了徐水的县城。集市设在横贯县城东西的大路上,路的中部是个大高坡,也是整个集市的中心地带。 国家平时不允许私人之间的商品买卖,自行商品交易是投机倒把行为,属于政府管制和打击的的对象,只有春节前,政策放宽,人们可以大大方方不再偷偷摸摸的来赶集市。前来赶徐水县城集市的人很多,卖各种商品的农民商贩也多,把道路挤得满满的,人只能跟随前面的人缓慢地向前移动。我在一棵大树下,买了一位农民大爷的三十斤麦子;在一根悬挂着半片猪肉的木桩前,买了一个青年小伙子的两斤猪肉;在一个人流拥挤的地方,买了一位年轻姑娘摊在地上的两斤生花生米。 还有一次也是春节前,保生、小志我们三人赶了一趟高阳县城的集市。高阳县距离市区七十来里,在市区的东南,有高保路连通。这条公路有历史,是保定市区通往保定地区二十几个县的第一条公路,上个世纪20年代曹锟做直鲁豫巡阅使时修建的。说是公路,路的中间有一大段土路,还狭窄。记得这段路的两旁生长着一排粗大的树木,北边还有一溜高土坡。我们骑出这段土路后,满身的热气,气力有些不足,大家摽着劲一口气赶到了县城。 高阳县的县城是个老城,城里的建筑青砖青瓦,道路规规矩矩,给我的感觉这是一座古老的县城。集市在城区几条老的商业街上,我们逛了东街游西街。高阳人说话嗓门大、洪亮,还能言善语,给我的印象是他们很会做买卖,尤其一些小商贩做买卖时的言谈举止,浑身上下透露出地道的商人味道。中午饭我们在东西两条街之间的一个小饭馆吃的。 这家小饭馆从里到外都是老式商铺的建设和布置,菜肴丰富,服务周到。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591352910235791761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羡羡坐在双璧中间 ,花怜生子难产 sitemap